千禧一代的心態:數字原生代與貨幣

從公元7世紀左右開始使用的硬幣和紙幣,到20世紀60年代推出的信用卡支付,自蒙古帝國以來支付方式一直在發展變化。但是,是什麽決定了我們在一個暢通互聯的世界裏,選擇接受並忠於某種支付方式?

我們往往低估了千禧一代顛覆金融服務業格局的潜力,正是這代人在引領我們的數字化轉型。該等轉型從移動支付開始。這是現時最流行的支付方式,滿足了千禧一代這一數字原生代的需求。

毫不奇怪,去中心化加密貨幣最近成為諸多千禧一代的首選投資方式。這一代人也被稱為『高科技世代』。效率、安全性、穩定性和匿名性,所有該等特性滿足了對銀行業越來越不滿的千禧一代的需求。

對於千禧一代而言,銀行業的交易效率跟不上他們所處的這個快節奏的世界。日益嚴重的銀行業欺詐事件和私隱侵犯行為的汎濫削弱了他們對銀行業安全性的整體信任,他們日益看重私隱和匿名性。然而,中央銀行在考慮發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CBDC)時,基本上忽視了這代人。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莉絲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女士在2018年新加坡金融科技節(Singapore Fintech Festival)的演講中指出,我們生活在一個『千禧一代正在重塑全球經濟體運作方式的世界裏,一機在手走遍天下』。『科技在發展,我們也要發展。不要做枯枝上的最後一片葉子,儅其他人決定隨風翺翔的時候。』

拉加德女士在呼籲各國央行蘇醒過來,進而充分意識到千禧一代可能在未來幾年内如何重塑金融業的性質、結構和行為?也許是的。大多數經濟體早已意識到CBDC的價值,但現時一衆立法機構和監管機構的各色心態依然是前進的障礙。

我們越早轉變思維方式,跟上數字原生代及其數字化轉型的大潮,就越好。如果執政黨不能推出後續世代的消費者關注的新型支付方式,他們就會引發數字革命並以此進入公眾視野。因此决定採用CBDC不僅是監管或經濟層面的問題,也是個政治問題。

因此,部署一個全國性綜合性CBDC移動支付解決方案是我們建議執政黨采取的後續舉措。該移動支付平臺以特定貨幣為後盾,該等貨幣則是一種安全匿名的價值存儲和交換媒介,即一個以CBDC進行交易的互操作式移動支付系統。

自主管理的CBDC移動支付解決方案並不要求使用者向銀行或支付服務提供者開立銀行帳戶或電子錢包帳戶,但該等業務有賴國內所有金融基礎設施的努力,包括銀行和相關服務提供者。

雖然在CBDC移動支付解決方案生態圈內,銀行和服務提供者并不管理銀行帳戶或電子錢包,但它們可以在提供整體基礎設施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以後還能够利用該等解決方案向公眾推介一衆新服務。該等服務可提供小額貸款、小額信貸服務及零風險即時結算,從而覆蓋銀行業與非銀行業使用者。後續還可以依托該解決方案推出獎勵與忠誠計畫之類的服務與創新,以及社交媒體與電子商務服務。

至於說互操作性,預計CBDC與其他法定電子貨幣工具之間的互換和交換在過渡期内將持續存在。CBDC與既有的支付工具(如信用卡和移動錢包)共存共生,對確保逐步過渡到CBDC,對留出市場行為與趨勢檢視時間至關重要。教育公眾瞭解新的CBDC錢包與利用相關行銷工具,對加速上述過渡過程,對透過選擇而非強制執行實現轉型也至關重要。

總之,顯然CBDC極有可能成為千禧一代與後續世代的主要支付工具,但全世界現時的金融業立法機構、監管機構與行業領袖作出的决定,將最終决定該等顛覆性數字化轉型是透過戰略性演變還是千禧一代的革命實現的。

您也可能喜歡

CBDC: 下一階段的審視重點

CBDC: 下一階段的審視重點

央行詳細調研中央銀行數字貨幣 (CBDC) 發行的號令已經吹響。以下是ProgressSoft專家團隊對這項顛覆性技術的看法。

坦誠對話: 支付中心

坦誠對話: 支付中心

與ProgressSoft科威特業務負責人的坦誠對話,揭示了解決方案背後的故事:引領數位化轉型計畫的成功實施、工作原理及其對一眾行業的影響。